侠勇敢的水手,是真正的男人中国帆

发布时间:2016-10-4 14:24:12   点击数:

远古的时候我们从海洋中来,如今我们还要到海洋中去。这句话被翟墨演绎成“我们与大海的距离,主要是我们的心与大海的距离。所有的生命都源于海洋,所以我们不是出海,而是回家。”年8月16日,41岁的翟墨驾驶着帆船回到日照,完成中国首次单人无动力环球航海。在为期一年、长达海里的旅途中,他途经雅加达、好望角、巴拿马,穿越南海、孟加拉湾、阿拉伯海、红海、地中海和加勒比海,经过太平洋、印度洋和大西洋流域4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“很多人都认为我为了航海做了很多年的准备,其实不然,当年就是突然被一个航海家感动,然后就买了船,然后就出海了。其实人需要一种冲劲,需要疯狂,什么都想好想到,最终可能很多事情都做不成,你们杂志这个名字我喜欢,越玩越野,我就是要这样,这是我向往的生活。”翟墨在采访时这样说。

他说:他航海是探险不是冒险。所以一直认为自己是能回来的,而不是侥幸回来的。

他是个航海很不专业的人士,是个泰山山民,突然变成渔民。但是他却有着比专业还专业的经验,已经超越了航海学院能理解的东西。

他曾说过:远航必须考虑生命的价值,所以你会把能掌握的尽快掌握。

他曾说过:浅海的水是蓝色的,但是到了深海,都是灰黑色的,越深越黑。海的美是两极的,有风平浪静的,也有狂风巨浪的。作为航海人,没遇到恶劣的天气,就感觉不到航海的魅力。

海上航行最常见的是日出日落,满天繁星,他开玩笑说:他应该是看到过星星最多的人。

他说,在所有的交通工具里,船是最方便和最节省的。驾车需要签证,签证并不容易,而驾船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登陆,落地签,只要办简单的通关手续。帆船也不需要燃料,不需要找住所。掌握了大洋流通的方式,去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变得很自由和简单。在船上的生活也会变得很原始。

他曾说过:恐惧过度是残忍的,但这种恐惧是他自己选择的,如果是别人逼他做环航,他可能早就疯了。每次出海,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,缺胳膊断条腿在别人看来是很残忍的,但是在他看来是很正常的事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极限运动都是在自虐。越是经历过大的险境,越期待下次能体验更危险的情境。有时人会享受极度挖掘自身承受力的那种快感吧,就是自虐的极限。

年11月出生于山东泰安的翟墨在家排行老六,他在巍峨的泰山边上长大,大海只是山那边的一个梦。

大学毕业后成为印象派油画家的他,在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帆船,从此他就对航海产生浓厚的兴趣。当时他在新西兰国家艺术中心举办画展,主办方让他帮忙拍摄一部关于航海的电影。拍摄中他认识了一位来自挪威的老航海家,后者为躲避南太平洋的季风,只能暂时把船停靠在奥克兰港。

“我已经不记得去过多少个国家,”老航海家说,“我已经绕了地球一圈半还多。”于是,一次偶然的交谈过后,翟墨便从一个画家变成了航海家,“那正是我向往的生活方式。我可以通过帆船航海的方式,去到其他交通工具难以到达的一些地区,去探索最古老的土著艺术,然后把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土著文化串联起来,寻找艺术的本源。”

不过,培养一个这样的兴趣并不容易。一趟近海航行都要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,远航的费用就更不必说了。“拉赞助很难,很多厂商因为考虑到这项活动有很大的风险性,怕万一失败了给他们的企业带来负面影响。”所以,在航海的这些年里,翟墨的资金来源主要来自自己的卖画所得以及一些社会团体的支持。翟墨相当坦率:“卖掉它们,支持我的航海活动。”此前,他的作品曾经在法国和新西兰等地展出并被收藏。

翟墨花40万元人民币在新西兰当地买了一艘帆船,开始了他的近海航行,不久之后就有了环球的目标。年3月,翟墨驾船从大连出发至海口,途经烟台、青岛、上海、厦门、台北、深圳、香港以及南沙等城市和海域,总行程海里。

年10月,翟墨从青岛出发,沿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,然后横渡大西洋,绕南美洲经菲律宾回归,历时18个月。航海已经成了翟墨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,他说自己并不是出海,只是回家。“即使是没有新大陆和黄金国,我们也一样要到海上去。”

不过,在航海过程中翟墨也并没有忘记画画。他曾经停靠过很多国家和地区,了解了丰富的风土民情,他已经以此为基础创作了很多作品。

“我不想做一个冒险家,也不是一个运动员,只想通过航海和这条船转载更多的东西,包括绘画、土著艺术、音乐、舞蹈、人类学的问题……我把航海作为交通工具,我需要驾船研究艺术,比如非洲、印第安、玛雅的艺术等等。我喜欢土著艺术,驾船可以去那些坐飞机去不了的岛屿,我希望通过航海实现我在这一方面的理想。”

站在海港上看金色的落日、蓝色的大海和洁白的船帆,美不胜收,所以航海经常被冠上“浪漫”二字。但是就真正的水手而言,浪漫并不存在,他们时时要面对的都是生死考验。

在翟墨的众多航海经历中,他遇到过很多危险的时刻,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碰上十一级飓风和深海地震一起发生。当时船舱都被水淹了,帆已经被刮成一条一条的,脚上还划了一个口子。“天色已经发黄,海都是黑灰色的,我尽可能地什么都不想。”被困在两平方米的甲板上,那一刻翟墨完全不知道下一步会是生还是死。风浪稍稍过去之后,他挣扎着爬起来,去船舱内找到医药箱,自己打麻药、缝针。

年7月,他的方向舵被风浪打断,只能靠人力掌舵支撑。5天5夜之后,没有等到救援的翟墨冒险向印度洋上的一个小岛靠近。那里是一个美军基地,他被怀疑是间谍而被抓去盘查。“太累了,想着能够到陆地上已经是幸运。他们问话的时候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怎样都无所谓了。”

每个刚认识翟墨的人都会问他害不害怕,他的回答永远都是:“我不是在和风浪搏斗,而是在和自然进行直接的、透骨的交流。如果在航海的过程中没有遇上大浪和飓风,也体会不到其中真正的乐趣。在深海航行时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你,你自己就是一切。”

除了危险,单人环球航海还要遇上另外一个问题——孤独。但在翟墨看来,孤独并不那么可怕,它是可以被享受的。

翟墨是个能够耐得住寂寞的人,他最喜欢一个人在海洋深处徜徉,可以尽情地感受着属于自己的海阔天空。在航行到南太平洋上时,他甚至没有使用任何通讯设备。

当然,在最为危急的关头,他也会祈祷和幻想。“我想过船如果沉了,我会漂到一个小岛上,跟一个我喜欢的女孩结婚生子,将来再也不出海了。”可是人必须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活着,这才是翟墨眼里生命的真谛,他选择的方式就是一个人去和大海做伴。

作为一个单身的艺术家和水手,翟墨走到每一个地方都会碰上有趣的事情和人,一个酋长的女儿曾经让他记忆深刻。“我对土著姑娘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但这种感情是无法带走的。”当时,酋长已经点头答应了女儿要跟随翟墨的要求,可翟墨唯一能做的只有拒绝,“我喜欢孤独,无法带一个姑娘去航行。”

没有姑娘做伴,跟随着他的是海风、大浪、暴雨,还有鲨鱼。当船航行到到米深的海域时,海面都是黑色的,通常很少有动物出现。但是一条鲨鱼曾经出现在翟墨的帆船旁边,一直保持10米的距离跟了他一天一夜。旅程终于变得没那么孤独了,但却更加危险。

如今的翟墨依然过着自己的生活,画着画,也在继续为他的航海梦努力着,随时准备出发。每每提到航海,他的眼里都在放光……

↙点击阅读原文,加入帆船之旅,像翟墨一样去航海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癜风早期症状有哪些
白癜风治疗用什么方法好


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luohun123.com/fctd/1160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